山东各地黄页网站联盟: 济南| 青岛| 临沂| 日照| 烟台| 威海| 滨州| 德州| 潍坊| 枣庄| 淄博| 菏泽| 济宁| 泰安| 莱芜| 聊城| 东营| 即墨

日照黄页网莒县站
首   页| 企业家风采| 资讯频道| 人才频道| 信息超市| 网络推广| 网站知识| 乡镇之窗| 网上登记| 企业留言| 自助建站| 最新加入
关键词: 区域:  
旗下网站: 日照买房网 日照酒店网 日照汽车网 日照家居网
  日照钢铁网 日照建材网 日照旅行社网 中国绿茶网
  日照律师网 日照食品网 日照医疗网 日照美容网
新闻类别
       日照经济新闻     
       日照旅游资讯     
       商务频道     
       企业最新报道     
       黄页软文     
       人才招聘     
       日照概况     
       趣味知识     
       电子商务     
       日照外地名人     
       房产资讯     
       健康生活     
       旅游线路     
       景区景点     
  信息类别
日照一公司破产清算背后:银行四个亿去哪里了?
来源:日照黄页网 发布时间:2020-11-12 8:57:15 阅读:159

张东苹(化名)再次失望了。原订于近期召开的第三次债权人现场会议再次延后,她又一次陷入了绝望之中。

2019年8月15 日,一家破产公司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进行。破产的公司叫日照信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美房地产公司)。法院裁定书显示,这家公司总负债9.9亿,因资不抵债,法院宣告破产。

00:00/00:00倍速

山东日照一公司破产清算背后:银行四个亿去哪里了?

包括张东苹在内申请破产的信美房地产公司背后的三类债权人,成为这家破产公司的受害者。

当年股东之一的张松林和朱连桂坚持认为,破产背后是一场四年前就设计好的阴谋,而他们掉进了一个早已安排好的陷阱里。在这“陷阱”中,2016年前后一年时间,包括信美房地产公司在内的三家关联公司向四家银行借款4个多亿,无法偿还,是导致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的推手,“我们就想问,银行的四个亿究竟去哪里了?为什么莫名其妙就不见了?”

一个叫夏峰的人

时间回溯至2006年。当年9月间,张松林、朱连桂等六个股东通过日照市政府组织的招拍挂取得了186亩土地,签下合同后,2008年,张松林为董事长,成立了信美房地产公司。2009年5月,他们破土动工,开发建设日照温州城小商品批发市场。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温州人有一个特点——抱团做事,第一期工程,张松林和他的100多位老乡筹措数千万资金,于2013年底竣工。他们打算继续向银行贷款,完成第二期工程。

然而,由于政策原因,政府压缩银行贷款,2013年底,张松林因资金短缺,无法再完成第二期开发。“我们都想要么找投资,要么把公司转让”。

这时,一个叫夏峰的人出现了。

“原来日照银行东港分行的行长王惠斌牵线搭桥,介绍我们认识了夏峰。”2014年年初,在行长的引见下,他们见到了夏峰。彼时,夏峰的头衔是日照市华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贸易公司)董事长。

既然是行长引见,夏峰本人又带着他们去看了代表他本人实力、据说价值6000多万的红木家具,除两名股东外,张松林、朱边桂等四人同意将自己的股权转让给夏峰。2014年3月5日,在夏峰的安排下,由夏峰的侄儿夏永明与张松林等四名股东签下了股权转让协议。协议显示,四名股东共将信美房地产公司78.61%的股份转让。

张松林与夏永明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

然而,股权受让方并不是夏峰本人,而是夏永明。“当时夏峰说夏永明是他指定的代理人,我们也没有在意”,张松林说,协议签完后,华信贸易公司便把股金款的20%给了他们,并按协议约定归还了几名股东当时私人借给信美房地产公司的部分借款。出于信任,双方还没有履行完协议约定的相关事项,便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

信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开信息

至此,信美房地产公司易主,夏永明成为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然而,“等工商登记变更之后,他们就变脸了,寻找各种借口不还钱,也停止支付转让尾款。”张松林说。

2016年,张松林等对信美房地产公司和夏永明提起了诉讼。在庭审中,夏永明辩称,张松林等原股东存在抽逃出资和虚假增资的事实,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中构成欺诈,因而,他有权拒绝履行协议。

2016年6月,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张松林等与夏永明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夏永明所称张松林等存在欺诈,缺乏证据支持而不成立;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应依约履行,判决支持张松林等的诉讼请求。

终审判决书

夏永明等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夏永明举证不足,无法证明张松林等存在抽逃出资、虚假增资的事实,双方在签订股权转让时并不存在欺诈行为,作出驳回夏永明的上诉请求和维持一审判决的终审判决。

蹊跷的4亿多借款

张松林、朱连桂等原股东和信美房地产公司、夏永明的诉讼自2016年结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令信美房地产公司和夏永明支付借款1350余万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直至实际付款之日。

张松林等原股东赢了官司,这也就意味着,信美房地产公司和夏永明应该返还几名原股东数千万的欠款。下判后,信美房地产公司和夏永明并没有履行法院判决,张松林等申请强制执行,直到2019年初,对方分文未付。

然而,2019年6月,他们等到的是夏永明申请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

2019年8月15日,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三类债权人为:以温州人张松林为代表的日照温州城项目的初创者、张东苹为代表的商铺购买者和借款银行。

开屏新闻记者从张松林的代理律师李庭鹏提供的《信美房地产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看到,信美房地产公司负债总额约9.9亿元(本金+利息),这是180多位债权人申报的债权总额。

其中,日照银行、工行、建行、农行四家银行申报了8笔借款本息债权约4.7亿元,日照秦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源公司)申报了2.64亿元借款债权。“这些合计约7.3亿元的借款本息债务是导致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的主要原因”。

从破产管理人复印的8份银行借款合同上看,8份银行借款合同订立时间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的半年时间,借款人是三家公司:华信贸易公司、信美房地产公司、旭林轩贸易公司。贷款银行分别是:日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港支行(以下简称日照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分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高新支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分行。

李律师说,8份银行借款合同都显示,半年间,三家公司向上述银行借款本金4.0529亿元,其中信美房地产公司借款1.51亿元。信美房地产公司同时又是华信贸易公司5笔借款2.2429亿的保证人,旭林轩贸易公司1笔3000万元借款的保证人,而夏峰、张忠霞都是这8笔借款的保证人。

随后,几家银行指责三家公司违约,当年7月,陆续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很快,这些多数诉讼在法院以民事调解书的形式结案。

记者看到:一份案号为(2016)鲁11民初159号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中,日照银行于2016年7月1日将华信贸易公司、信美房地产公司、夏峰和张忠霞告上法庭。该调解书显示:借款合同签订时间是2016年4月1日(日照银行与华信贸易公司签订3900万借款合同),借款期限至2019年3月31日;同一天,信美房地产公司与日照银行签订了保证合同,为3900万提供担保;夏峰和张忠霞也在保证合同上签名。

李律师说这只是其中的一笔借款案件的诉讼情况。

“2014年我们股权转让时,日照温州城小商品批发市场项目已经封顶并对外开始销售商铺,已经没有较大的工程开支,他们向银行借几亿资金干什么?”张松林说。

如今的日照温州城小商品批发市场

张东苹是购买此商铺的业主之一,她于2011年购买了30平米的商铺,签下了连带租金抵付与买房合同共计21万元。为了要回全款,她以及120多名业主已经维权十年,至今依旧无果。她说,因为对外销售的商铺一直办不了产权证,2017年,约1000多名商铺购买人要求信美房地产公司退房退款。

记者在《债权表》上看到,2014年日照温州城项目主体工程完工,商铺对外预售,商铺销售和交付后因无法办理产权证,购买人集体要求退房还款,2018年前后,信美房地产公司为了支付退房款,向秦源公司借款2.64亿元。

李庭鹏分析,秦源公司的借款属于异常借款,因为商铺已经交付,意味着日照温州城项目已基本建成,应无大笔资本开支的客观需要。况且在2016年3月,信美房地产公司作为借款人向日照银行又取得两笔合计1.51亿元的借款。

“也就是说,自2015年12月以来,信美房地产公司发生的约6.7亿元(4.0529+2.64)借款债务或借款担保债务,只有2.64亿借款说得清楚用途和去向,而4.0529亿元银行借款不知去向了?那4亿多元银行巨额借款究竟到哪里去了?我们几个股东和没有退房的商户、银行都被他们骗了。”张松林说,在这起骗局中,真正幕后实际控制人是夏峰。

谁是幕后操控人?

张松林和朱连桂认为,夏峰涉嫌合同诈骗。他说,三家公司中,夏峰都是实际控制人,他收购信美房地产公司后,利用信美房地产公司做抵押,在银行骗贷4个亿。

华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公开信息

开屏新闻记者在天眼查中看到,日照华信国际贸易公司夏峰名字在列,法人夏华礼,但夏峰占股90%;日照信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夏永明;日照旭林轩贸易有限公司,法人张忠峰。另外两家公司,他均不在股东之列。

旭林轩贸易有限公司公开信息

“夏峰与张忠霞系夫妻关系,夏峰与夏永明系叔侄关系,夏峰与张忠峰是郎舅关系。”张松林说,2014年3月,夏峰得知信美房地产面临危机时,便以夏永明的名义收购了信美房地产公司70%的股权,成为信美房地产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持股90%的夏峰所在的华信贸易公司于2016年向银行借款5笔共 2.2429亿,夏峰夫妇都提供了个人保证。夏峰虽然不是信美房地产公司的股东,但在一份“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在(2014)日商初字第32号民事案件“调查笔录”中显示:被调查人为夏峰,职务为信美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夏峰夫妇为信美房地产公司与日照银行之间的两笔借款:7100万元与8000万元借款(共1.51亿)合同提供了个人保证。

“找我们转让股权的是他,实际控制人是他。”

蹊跷的是,信美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夏永明,但他并没有为1.51亿借款提供个人保证担保。而旭林轩贸易公司与日照银行之间3000万元借款合同,夏峰夫妇同样提供了个人保证担保,法定代表人张忠峰也没有为这笔借款提供个人担保。

华信商贸公司的资金借款合同保证人为信美房地产公司及夏峰、张忠霞

“谁家的孩子谁家养谁家管,所以,我们有理由认定信美房地产公司是夏峰的‘孩子’,夏峰是信美房地产公司和旭林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后,我们一步步走进了他的陷阱,信美房地产公司就是他向银行借款的担保工具。”张松林说。

“这是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夏峰使出的花招”,张松林说,贸易公司本身没有多少实体资产可供担保,夏峰收购并控股信美房地产公司的目的,在于看中信美房地产公司名下“日照温州城项目”和“86亩未开发土地”的担保价值,将信美房地产公司沦为担保工具,使信美房地产公司背负巨额担保债务,导致其破产,涉嫌诈骗巨额财产。

张松林说,2014年3月,在与夏峰的接洽中,他用136件红木家具作为抵押物,称这些红木家具价值6700多万元,为华信贸易公司2笔共计6900万元借款本金提供抵押担保。“我们质疑夏峰虚构抵押物价值数倍,这是他涉嫌诈骗犯罪的重要物证”。

他说,2019年12月,他们邀请一位红木家具资深经销人士对136件红木家具进行估价,其出具的初步估价意见是:约1000万元。夏峰提出的价值6734.83万,两者相差5倍。“我们要求执法机关聘请有资质的资产评估机构对其进行司法鉴定,我们也要求执法机关调查这136件红木家具是否真实存在或者是否被转移。”

夏峰夫妇为什么要为信美房地产公司的巨额借款提供保证?他与信美房地产是什么关系?他与这三家公司又是什么关系?持有华信贸易公司90%股权,该公司向日照银行等银行合计借款本金2.2429亿元,这2.2429亿元借款用途什么?记者于10月5日向夏峰本人求证,但他说不便回复。之后记者多次联系他,都不接电话。

银行借款中的“闪电违约”

相关资料显示,三家公司欠四家银行借款债权本息约4.7413亿元。“从几次他们的银行借款、提起诉讼和诉讼调解中,可以看出其中猫腻多多,很令人费解。”李庭鹏说,三家公司在几个月时间内向银行取得借款4亿多元,并均在半年内“闪电违约”。

华信贸易公司与日照银行签订的其中一份借款合同

他说,在日照银行对三家公司的三件借款合同起诉案中,都是调解书方式结案。第一件调解书文书号为(2016)鲁11民初159号,借款人为华信贸易公司;第二件为(2016)鲁11民初160号,借款人为华信贸易公司;第三件为(2016)鲁11民初158号,借款人为旭林轩公司。这三笔借款的相同之处是:保证人都是信美房地产公司、夏峰夫妇。

“蹊跷之处在于其‘闪电违约’”,李庭鹏说,其签约时间和到法院诉讼时间很短。第一笔和第二笔借款合同记载的“借款用途为过桥资金借款”,所谓过桥资金借款,即“借款已经违约,借新还旧”,“签订一份新借款合同以延长借款期限,让新担保人信美房地产公司‘背锅’。”

李庭鹏说,所谓调解,是由原被告在法院“自愿”达成还款协议,法院通常不对调解内容进行实质性审查,目的在于法律文书和强制执行依据。“所以有理由怀疑,原被告事先商量好和串通好的,最终将借款债‘甩锅’给新担保人信美房地产公司,法院的调解书使这一切表面上合法化”。

最终,信美房地产公司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破产。

2019年5月,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以(2019)鲁1102破3号《民事裁定书》宣告日照市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并进入破产程序。公司破产就意味着张松林等人不可能再拿回自己的投资和借款,且信美房地产公司作为担保方,还负债累累,欠下了银行4亿多。

“我国合同法规定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这里第三人指信美房地产公司的其他债权人,这是我们提起诉讼,确认日照银行所申报借款保证债权无效的理由”。李庭鹏说,因为合理怀疑日照银行、信美房地产公司、华信贸易公司等人恶意串通,张松林等多名第三人于2019年8月30日将日照银行、信美房地产公司、华信贸易公司、旭林轩公司告上了法庭。

李庭鹏说,以信美房地产公司为担保,仅华信贸易公司与日照银行等签下了2.2429亿的借款,在很短时间内就让信美房地产公司背上巨额保证担保债务和急速导致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华信贸易公司和旭林轩贸易公司均未向银行偿还借款,夏峰夫妇也没有向银行承担保证连带偿还责任,最后,四家银行将这8笔借款债务全部算到信美房地产公司账上,向法院申报了债权。”

“我们主张日照银行申报的借款保证债权无效,日照银行与信美房地产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双方明知借款存在到期不能偿还的巨大债务风险,他们有转嫁债务风险给信美房地产公司的故意或目的。”李庭鹏说,最让人生疑的是,借款合同下的借款用途还白底黑字记载“过桥资金借款”。“旧债”未还,“新债”又签,使信美房地产公司置于巨大的债务风险中,而作为贷款专业机构的日照银行无疑是明知的。

李庭鹏说,在诉讼中,以上公司和担保人夏峰夫妇,在庭审中承认违约并很快与债权银行达成调解协议,法院制作民事调解书后结案。或者,以上公司和担保人夏峰夫妇配合债权银行,到公证机构制作《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和《执行证》,债权银行直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8笔巨额借款在短短时间内均不约而同发生违约,在这种“规律现象”背后,存在“高度概率”的欺诈目的。

2019年10月14日,该案开庭。日照银行方称,其所申报的保证债权是生效法律文书(民事调解书)所确定的债权。

事隔一年,目前该案仍未宣判。

破产清算背后的13.7亿负债

至2020年9月,东港区人民法院认定信美房地产公司重整失败,决定进行破产清算,2020年9月 21日,该院通知举行第二次债权人视频会议,表决破产清算方案,由于不少债权人抗议,改为现场会议方式,截至目前会议仍未进行。

信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知

张松林觉得自己是带着饱满的热情和希望来到日照这个临海城市的,他总想,温州人的精明,能在这里一展宏图。然而,六年时间,他不仅没有挽回损失,自己转让出去的公司还破了产,他与180位其他债权人成为最终的受害者。

2014年至2019年,五年时间,他和信美房地产公司的其他债权人都在讨债、打官司中度过,最后公司破产,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生活”。而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信美房地产公司在一年重整期间,负债异常增加3.8亿元。

李庭鹏说,2019年8月15日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总额(负债总额)为9.9亿。2020年5月25日,管理人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信美房地产公司负债总额增加到13.7亿。不到一年的重整期间,信美房地产公司负债增加3.8亿,增加数额特别巨大和异常。

“8笔银行借款均在借款后数个月内发生不约而同的违约,债权银行起诉到法院,世界上凑巧发生的系列事件,都不是偶然发生的,里面隐藏必然性,在这种必然性背后,应该存在行为人的‘策划和’目的’。”张松林说,2019年12月,他们向山东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举报中心递交了“实名举报信”,举报夏峰“利用信美房地产公司作为担保工具,涉嫌诈骗银行巨额借款,4亿多元巨额银行借款不知去向,失踪的银行巨额借款是导致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的真正原因,最终我们这些债权人也成为受害者”。

张松林说,该案至今并未立案。10 月 6 日,日照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队长宋劲松告诉开屏新闻记者,此事当时就已答复张松林等不予立案,因为当事人报案称夏峰骗取银行贷款,应该是银行报案而不是他报案,报案主体不对。是否出具不给予立案通知书?宋队长称没有出具过。

短短一年时间,上亿元借款究竟去了哪里?

“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巨额借款进入了夏峰的个人腰包。比如,这些借款中的2.2429亿多元在华信贸易公司手上,而夏峰是持有华信贸易公司90 %股权的绝对实际控制人,这巨额借款就归夏峰控制了。”

“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而不能偿还我们的债权,我们受到重大财产损害,银行也是受害者。而夏峰利用一系列合同,实现个人财产巨富”。张松林认为,信美房地产公司破产的主要原因,是它因担保而向银行欠下巨额担保债务,奇怪的是,债权清算管理人为何不把华信贸易公司列入合并破产清算,如果不把华信贸易公司纳入一并破产清偿,则2.2429亿元就无法追回。张松林通过律师于2020年 9 月17日向东港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请求关联企业合并破产清算申请书》,至今,东港区法院没有给予具体答复。

张松林向法院提交了六份申请书

目前,当年他们建下的温州城还是老样子,商铺几乎关门闭户,而一些在建的地方早已是荒草萋萋。


版权所有  日照黄页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支持 山东东方太阳律师事务所
地址:莒县文心中路5号 莒县环保局一楼 Email:rz96114@163.com  联系电话: 0633-2260166、 2222114 13963344008   Email:ljunji@163.com QQ:525253079   访问统计
鲁ICP备05048777号